当前位置:ETH官网首页古玩公共雕塑背后的利益链:雕塑家转借证书坐收利益
公共雕塑背后的利益链:雕塑家转借证书坐收利益
2022-10-25

两只翘臀卧趴被调侃成“流氓”的猪、一团杂乱纠缠不知所谓的木棍、一栋有山寨世博会之嫌的街道地标、一座坦胸露乳的美女出浴半身像……昨天,在历时3个月后,网友用近500万张选票投出了全国十大丑陋雕塑。

名单一问世,对曝光公共空间丑态拍手称快者有之,急于澄清雕塑已拆的公共部门有之,自诩阳春白雪的不屑者亦大有人在。

公共雕塑到底有没有、该不该有衡量美丑的标准?在回答这个问题前,记者探究发现,真正造成审美裂纹的除了所谓的品位差异,还在于公共雕塑背后潜伏着的一条灰色利益链。

是谁拍板最“丑”雕塑

公众面对这些难以接受的公共雕塑造型,不禁要问:这些颇具非议的造型究竟是怎么通过立项,然后出现在街头巷尾的?在公众共享的公共空间内,手握生杀棒槌的决策人到底是否具备足够艺术素养?

记者了解到,由于“公共空间”本身范围宽泛,所以决策流程也各不相同。 “首先这些城市公共雕塑都是地方项目,不必通过国家城雕委报批,其次就要看雕塑具体树立的位置,如果是宾馆、商场、某商业开发小区的小花园这些地方,那就属于地方城雕委管辖的模糊地带,一般就是这些商业单位的开发商自行决定。”全程关注了此次评选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造型艺术家对记者分析。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是在绿地、公园、车站等公共区域,理论上应该由地方城雕委统筹,“正常的流程应该是各级政府管理部门有意在某个区域引入公共雕塑,然后公开对设计和工程进行招标,实际操作不乏暗箱操作,没有所谓比件的过程。 ”

据悉,由于许多城市本身缺乏针对城区雕塑总体规划审批和管理的严格制度,再加上没有过硬的评审团,所以城市雕塑从立项到上马显得相当随意。

“各地应该成立常设机构来把控门槛,但现在我们国家处于城市化建设进程的中途,许多城市急于造城,并没有在‘上层设计’方面理顺机构,所以造成拍板人往往是外行人。 ”该人士还对记者坦言。

据记者了解,多数城市并没有成立包括城市规划师、雕塑家、建筑师、风景园林师、美术师等各种工程技术和文化人员在内的专家评审团队,也没有制度性的遴选机制,城市公共区域造什么雕塑常是一两个官员 “拍脑门”的事。

“美国某地要安放一尊雕塑,起先会面向社会公开征求作品,这些自荐方案将交由一个艺术委员会遴选,这个委员会中政府官员人数不会超过2个。 ”美籍华人雕塑家王健告诉记者,“公共艺术委员会”会面向全部艺术家征集设计方案,由评审委员会最终决定选取哪件雕塑,以确保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情趣。